限呎私樓與千呎公屋

2011年6月20日 天圓地方 信報

政府近期多番調控住宅購買需求,務求令樓價上升之速度減慢。大環境是港人購買「磚頭」以抗港元貶值及預期通脹,人工及物價上升之預期已逐步形成。假設其他政經因素沒有重大轉變,預期未來樓價上升之動力,將由租金上升及其預期上升所支持。

這次樓市之升浪,對政府管治帶來眾多衝擊。政府已恢復定期賣地,但要補回短缺及應付新增之境內外需求,實在需要大量土地供應。在賣地的安排中,部分出售地皮加入「限呎要求」或「不少於一定數量之單位」。

報道指,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在6 月12 日出席「城市論壇」時建議政府每年推出1.2 萬個面積約500 方呎的單位,這豈非佔政府2 萬個供應單位目標之六成?2 房、3 房單位(有別於豪宅)的供應,無可避免地受到限制。

「限呎地」在有限之發展呎數上使供應單位數目增多(因單位面積縮小),對達致2 萬個單位供應目標有極良好的作用,但這是否真正配合香港之需求?

還記得多年前,太古地產稱會發展「2 房及3房單位」以滿足市場需求,其後更多發展都走向這個良好方向,這給予香港人有更多機會「住大啲」,而市場亦以價格反映出此等2 房及3 房單位的需求。

不過, 「限呎地」政策若持續下去,此等土地的發展彈性及單位的多元性等(以1 房或是開放式為主)將被受限制,土地的經濟效益也勢必受到損害。

在私人樓市「限呎」的同時,鄭經翰先生在《信報》6 月10 日之文章倡議重新釐定公屋政策,他更舉例為中下階層市民興建面積逾千呎的公屋,以供有能力的市民租住。此等「千呎公屋」建議與「500 呎私樓」形成強烈對比。

不論鄭先生建議目的為何,當中要「住大啲」的理念可以理解。與此同時,此等建議還要顧及香港社會資源能否負擔。

在現時視為高樓價之時,是什麼令到土地供應追不上?是規劃問題?是大部分土地落在小業主手上的問題?還是政府作為發展樓面最終壟斷者的問題?

市民或許已看到「不賤賣土地」政策所引伸而來的後果,往前望, 「限呎地」所帶來的好處,即增加單位供應數目對政府而言,實在是太吸引了。

在香港想「住大啲」的願望,仍受此等客觀環境所限。

劉振江

仲量聯行國際董事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