遊樂會所打麻雀

2013年12月9日 天圓地方 信報

審計署就政府如何管理27間私人遊樂/運動會所持有的遊樂場地地契作出報告。有報章以私人會所租地開麻雀房,地政署被斥「盲舂舂續約」標題報道,有關報告及其後的立法會公開聆訊。究竟在會所內打麻雀如何與地契續約扯上關係?

有關會所共持有32份地契,位處本港不同地區。總佔地約為426公頃,會員數目約為11.8萬。當中佔地最大的3個會所共5幅土地約383公頃,為總用地九成。其餘會所佔地介乎0.2至6.5公頃不等。此外,尚有37份遊樂場地地契不包括在審計範圍,其由社福機構,地區運動組織及公務員組織等持有。

若以私人遊樂/運動會所的支出與康文署屬下之康樂設施收入 (以每公頃土地計) 作比較,前者高於後者約45倍。民政局於2011年提供資料顯示,有關會所總營運成本為57億元(此應為一年之數字)或每公頃1300多萬元。康文署設施於2011/2012年度收入為6.89億元,以佔地約2360公頃計,每公頃約29萬元。私人會所若要持續提供高質素運動及遊樂設施,自要有其經濟收入,以足夠支付日常開支及翻新設施和拓展服務。在沒有康文署設施之營運成本資料情況下,估計有關設施及服務應要依賴大量政府補助。

審計報告從1969年及1979年政府制訂有關政策出發。1969年政策包括有關批地的遊樂用途,應在批地條款作出定義以防業主將土地作其他用途;而地契條款,不應禁止所有合理社交活動及其他與重要目標有關附屬遊樂用途。1979年之土地續約政策,包括土地要符合當時之規劃大綱圖,不需要作公共用途,而亦沒有違反地契條款。

字典對「遊樂」與「運動」的解釋有助理解兩者之異同。審計報告對私人會所設施採用「運動」及「非運動」區分方法,這應與其利用康文署設施作比較有關。非運動設施包括餐廳、酒吧、麻雀房、按摩/蒸汽浴室,理髮店等等。會所設立此等設施,自應與會員需求有關,而其亦會帶來收入。若此等設施或其規模不為大業主之政府所容許,有關規定自要在地契列明。

未必以運動為目標

不是所有相關會所以運動為目標。中華游樂會名稱反映其旨趣。而香港鄉村俱樂部成立目標,據利德蕙所著之「Profit, Victory & Sharpness︰ The Lees of Hong Kong」 所述與其父親利銘澤先生當年倡議促進種族間和諧有重要關連。在1962年會所開幕禮上,首席法官Sir Michael Hogan談到這會所,將讓由不同國籍及社區而來會員,在友好氣氛下交換想法,發表意見及展開辯論……這對香港未來實力及穩定有所貢獻。這番演辭在今天仍值得香港市民咀嚼。

法國作家儒勒.凡爾納於1872年出版《80天環遊世界》以英國著名會所Reform Club 作背景介紹書中主角出場。主角在會所內之活動,包括午餐、晚餐、打紙牌等。小說亦詳細介紹會所設施,如供會員用之睡房、畫廊、廚房及食物儲備,會所服務包括服務員衣着,所使用特別的瓷器以至優質枱布等。在私人會所提供設施及服務,明顯與一般政府提供公眾運動中心設施及服務有別。

關於涉嫌違反地契條款的問題,這在於調查過程中發現11間會中,有20項社交及附屬設施包括餐廳、酒吧、體育用品店、 理髮店等由第三者提供。報告並未指出有麻雀房以第三者作經營。外判管理或營運服務有利引入更優質服務及/或降低有關營運成本。但若此等第三者營運被認定屬於商業活動或分租,這便不為地契所容許,從而影響土地續約的考慮。

劉振江

仲量聯行國際董事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