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港規劃遠景與策略

2016年10月31日 天圓地方 信報

政府上周四公布《香港2030+︰跨越2030年的規劃遠景與策略》並展開公眾諮詢,預計2018年內完成。香港的策略規劃始自1948年的《初步規劃報告》(報告)。回顧報告的範圍討論,以及當年現實環境,包括人口增長、市區過度稠密、工商業活動流入等挑戰與機遇,有助理解香港的發展歷程, 從而為積極面對未來作準備。

報告指出,英國殖民地部根據1945年的殖民地發展及福利計劃,撥款100萬英鎊予香港,用作第二次世界大戰後10年期內的發展;報告亦由此撥款資助。報告的撰寫人Professor Sir Patrick Abercrombie既是建築師,亦是規劃師,有實際及豐富的城市規劃經驗。報告的範圍不限於此10年的發展規劃,而是涵蓋長期政策,包括向私人企業指出方向,讓其可參與已獲同意的規劃發展;長期規劃的時間觀可理解為未來的50年。報告分成三部分︰範圍、發展建議及實施。

該報告在範圍討論作結時,提醒讀者必定不可忘記最根本的事實︰當時香港的主要功能是個轉口港。這亦是報告一個重要假設的依據︰主要的城市活動應集中於香港島及九龍區(即維港兩岸),報告內的多項發展建議皆建基於這項假設。當年的事實及假設所帶來的經濟影響,自為有關的英國及港英政府所重視。現時香港在國際社會及中國經濟發展所擔當的重要角色,亦是香港短期及長期規劃必不可忘。

香港人口數目在二次世界大戰前後變化是重要背景。由於內地移民湧入,香港人口由1931年約84萬人上升約一倍,至1941年約164萬人。二戰於1945年結束,估計香港人口當時下跌,只有約60萬人。自1937年起,中國經歷長達8年的抵抗日本侵略戰爭,掙扎求存。近年的研究顯示【註】,在這段期間,逾1400萬軍民因戰爭而直接死亡,另逾8000萬難民流徙。戰後,「支那」一詞被認定為有侮辱中國的意思。兩名屬於青年新政的候任議員早前在立法會宣誓時以「支那」稱中國,回顧國人(包括香港人)在抗戰中所承受的沉痛損失, 這等宣誓行為令筆者痛心。

報告指出,1948年初的現存人口實在難以計算。報告採用假設人口數字為150萬人,包括100萬人在香港島及九龍區、30萬人在新界區,另有20萬人為水上居民。人口集中在市區令居住環境非常擠迫;除了人口,國內商業活動以及工業也同時流入香港,創造就業機會。報告提出建議,包括如何可在市區多容納50萬人,合共總人口達200萬,但仍可減輕原先市區的擠迫情況,同時因應工作就業區等,在九龍(包括現時的荃灣及葵涌)開拓約2000英畝土地。不過,短短僅3年即1951年, 香港人口數目估計已增至逾200萬人。

以上回顧反映香港的定位、經濟活動包括就業的假設,以及人口增長的預測,對規劃皆極其重要。政府進行的公眾諮詢為期至明年4月,香港市民可把握時間積極參與,發表意見及提出期望。

註:資料參考牛津大學Rana Mitter教授所著China’s War with Japan 1937-1945,The Struggle for Survival, London: Allen Lane, 2013.

劉振江

仲量聯行國際董事

Advertisements